抵抗花核肿胀有人_校园极品狂少

福建宝鼎资讯网港台2019-09-30 16:1146

他本来叫黄春燕的时候还嘱咐说吓吓林少城就好了,及至她看到林少城被打了一拳还在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的时候,林少城几乎只一眨眼就放倒了玫瑰男,一扯夺走黄春燕手中的木棍,一句喝住了他们三个人。更为可气的是,临走的时候还得意地看了自己一眼!


“玫瑰男,你为什么停下手!”黄春燕喝问道。


“他刚才对我手下留情了,明明可以重重放倒我,却是轻轻一放!被他那么一说,我觉得再动手就是自己太不要脸了!”玫瑰男说道。


“贱男,你呢?”


“靠,什么贱男啊,叫我杜如海。阿麟不动手了,我当然也就停了。”手臂上纹有一把剑的男生说道。


“谁让你什么不纹,纹一把剑的!”黄春燕说着转身走进了教室。


手臂上纹有玫瑰的男生看着双手插在裤兜里的林少城拐进2班的教室的后门,怎么以前没见过他呢!


林少城走进教室后叫过来了李力,李力因为眼睛小,大家都叫他小眼睛,“小眼睛,他们1班那个长的还不错,有一对暴牙的那个女生是什么来头?”


“她啊,城哥,这事说来就好笑了。这个女生叫黄春燕,据说是立志要当什么莆闽中学第一女混混,保护女生们不受欺负,现在跟着她的就只有那个玫瑰男和贱男。”


林少城一愣:“玫瑰男?贱男?”


“哈哈!”小眼睛大笑道:“说起来就十分好笑啊!玫瑰男原名叫王麟,但是因为手臂上纹了一个玫瑰,所以大家就都叫他玫瑰男啦!”


林少城也不禁觉得好笑,“那也真够衰的!”


“更好笑的是那个叫杜如海的,纹了一把剑……”小眼睛哈哈笑着。


“所以就叫贱男了?”林少城也大笑了起来。


小眼睛跟着林少城一起笑着,他第一次觉得林少城不像那些什么帮会里爱耍威风的老大,他真的是可以跟你亲近在一起的人。


下午放学后,林少城骑上车对着将军一伙说:“我去等沈萱,你们在校门口等我一会儿。”


“哇,我们也赶紧找个女生追啦,看少城这样子,我都心痒了!”陈翰南大声说道。


“你敢说你没追,少城是一心一意,你是同时搞好几个!”方一清揭起陈翰南的短来。


“是吗?一清,你说说,说说?”周金宝很有兴趣地将车骑到方一清声旁。


“阿天,这事你给说说,你书看的多,说起来比较有趣。”方一清说道。


“浩南表弟,要不要请客啊,不请客我可就开讲啦!”吴天笑着威胁道。


“男子汉顶天立地,做了就做了,你说吧,说说我这风流韵事!”陈翰南美美地地说道。


方一清就轻轻踹了陈翰南的自行车一脚,说道:“美死你!”


“喂喂喂!”陈翰南差点摔倒。


众人哈哈大笑,自行车停在了校门口。


再看在教学楼下等着沈萱的林少城,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她下来。


正当林少城纳闷之际,陈翰南骑着车过来了,“少城,沈萱出校门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林少城骑上车,这就学会躲我了?“走!”


两人骑出了校门。快速地踩着踏板。


多亏了将军一伙另外三个人一路分段跟随,林少城追上了周金宝,追上了方一清,最后追上了吴天,这才看到了坐在黄春燕后座上的沈萱。


将军一伙的四个人很快又骑到了一起。


林少城神出鬼没一般地骑到了沈萱身旁,“你们好啊!”


沈萱又是不说话。


黄春燕把好车把,看着前方大骂道:“你个跟屁虫,色狼,神经病。”


“沈萱,你今天这条裙子也很好看。”林少城看着沈萱的随风而起的裙角。


沈萱见林少城看着自己的裙子,将碎花裙一按,白了林少城一眼。


“色狼!我告诉你,有我黄春燕在,你他妈就别想动萱儿的注意。”黄春燕心里暗骂贱男把玫瑰男拉去游戏厅。


“萱儿……”林少城喃喃道,又抬头一笑,“这名字和你真配啊!”


“色狼!”黄春燕起脚就想去踹林少城的自行车。


林少城一躲,“暴牙女,你干什么!”


“靠,你说什么!看我今天不替天行道啊,灭掉你这色狼啊!”黄春燕又骑过去想去踹。


这是两人已经骑到了村子道里。


林少城手刹一按,躲了一下,“喂!你还来!”


“就来!怎么样啊!”


“砰……啪……”这时前方有一个人从拐角骑了一辆车出来。黄春燕一不小心和那人撞在了一去,摔了下去。


沈萱穿着裙子并不方便跳车,而且她也不会跳车,所以也摔倒了。


林少城扔下车就跑过去扶起沈萱,沈萱一推,自己站了起来。


“你怎么骑车的!”那骑车的人骂道,等他扶起车,一看是沈萱,还有一个男生,开口就骂道:“萱儿,你干什么,怎么有男生跟你一起回家!”


林少城和黄春燕看向那个四十来随年级的中年男人,均想,沈萱的亲人?


“大伯,不是的!”沈萱急道。


“还不是,我那天问你你不说,我后来出去一看,跟你回来的就是这个野小子!你说,你是不是谈恋爱了?”沈萱的大伯喝问道。


“大叔,萱儿不是!”黄春燕急着辩解道。


“那我那天看到的是假的吗?我瞎了吗!萱儿,你要是不想读书,早说,我下学期也不用给你交学费了!你以为学费赚的容易啊!”沈萱大伯骂道,“你对的起你爸爸吗!”


这时有几户人家打开了门,走出门来,观看了起来。


“我没有啊!”沈萱的的泪珠溢出了眼角。


林少城看着沈萱哭的很无辜,楚楚可怜的样子,走上前,说道:“喂,大叔,不是那样的!”


“你是哪家的野小子!哪里来的小流氓!我警告你,以后别纠缠我家萱儿!”沈萱大伯一看手表,“哼,萱儿,还不快回家去,在这丢脸啊!我得去上班了!回家给我好好想想去!”


沈萱大伯有看了林少城一眼,骑着车走了。


黄春燕看着他骑去的背影骂道:“什么丢人,还不是你在这大骂特骂的!”


林少城愣在那里,我这就是流氓了?


黄春燕扶起车,冲周围的观望的人大声说道:“看什么看!”


观望的人又望了几眼,回到了各自的家里。


沈萱已经是泪流满面了,她走到林少城面前。大声说道:“你满意了吗?啊,你为什么就是要缠着我啊?我哪里招惹你了!你知不知道要是我大伯不供我读书了,我该怎么办啊!你可不可以以后不要来缠我了!”


林少城看着哭的十分伤心的沈萱,心里十分的不舒服,她的生活很苦吗?林少城说道:“我就只是喜欢你!好,那以后不缠着你了!”林少城扶起车,用力一踩脚踏板,


“我只是喜欢你!”


沈萱一下子就愣住了!


黄春燕也是张大了嘴巴,两个洁白的暴牙。


而在村口的将军一伙,看着林少城脸色铁青,飞快地骑了过去也是吓了一大跳,众人调头,追了上去。


果然,在这一天之后,林少城没再去找过沈萱,就算每天看见了也只是故作不见。


就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,各自回到了各自的生活。


更多的时间,林少城和自己的兄弟混在了一起,一天到晚。


在过去的两个月里,谁也没想到,将军一伙在莆闽中学声名鹊起,他们的队伍不断的壮大,甚至有初二初三的学生都跟着他们混了起来。


这在莆闽中学是史无前例的!


城哥、清哥、天哥、南哥、宝哥,甚至连小眼睛李力都有一群人叫着他力哥。


只有吴天觉得点不对劲,怎么会发展的这么快,短短两个月,如果少城现在出去振臂一呼,将军一伙顿时就会聚集三四十个人!这是不是哪里有点不对头?


吴天做过调查,在莆闽中学这是前无古人创造的帮会崛起,就算是如今的阿鬼一伙,当初在初中的时候,他们到初三也只有二十来个人。


难道真的是时代不同了,吴天越想越觉得不对劲。


将军一伙的壮大也引来了毒蝎一伙的注意。毒蝎一伙一直是很有野心的,他们千方百计想着要夺走第一帮会的位置,这样一来就可以彻底压下阿鬼一伙,成为莆闽中学的第一大帮派。


这不但是毒蝎一伙的老大想着一家独大,也是他们幕后老大的意思。


随着小镇的不断开发,工厂的建立,楼房拔地而起,以后的小镇一定是块肥的流油的地方。每一块新兴的土地上,想要捞到更多的油水,光靠生意头脑是没用的,最重要的是集团的实力,讲究的是你是有权、有钱,还是有人!尤其在前期,争地盘砸场子,需要的就是打手。如果你一个人有钱没有人,那么你只有等着挨宰的份。


抢钱抢粮抢地盘,商人其实就是一群土匪。


所以,看到了小镇发展的势头的老大都已经开始着手培养着自己的势力,天下是打出来的,没错,到时候想要立足,想要做大,就需要真刀真枪的打!


做老大的自认不会拿着家伙带着兄弟出去,那么,培养新势力就很重要。年轻人天不怕地不怕,又想着出头,再加上他们一心想着混,自然就成了他们最好的对象。


只要培养起来了就是很好的工具。


老油条的他们早已看的很远,很远!


只是,在学校里的年轻人却还不懂这些。他们只知道,跟着老大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不受欺负,于是义无反顾地跟了下去。很多人都不懂,觉得这就是兄弟情义,以为这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。其实他们错了,那只不过是一时热血,被冲昏了头。


毒蝎一伙的老大名叫欧阳震,他是带着自己的左右手高明去找将军一伙的。


当欧阳震和高明来到初中部教学楼的时候,马上引起了轰动,许多在道上混的都围观了起来。自从上了高中,欧阳震就一次也没来过初中部了!


这说明了什么?说明将军一伙已经是不容小觑的一支新兴力量了!


阿鬼一伙的人更是第一时间跑去报告赵兵,蜘蛛一伙的人也跑去报告他们的老大。


谁都知道,将军一伙加入哪一方,就会马上改变莆闽中学的格局。


即使将军一伙能征善战的只有五个人。


欧阳震走进初一2班的教室,坐到了林少城面前的椅子上,靠在了后面的桌上。


小眼睛第一时间跑了出去,不一会儿,将军一伙的另外四个人都赶到了。